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2017年广东一男子突然失踪竟是被买走替代别人灌醉后被火化

2022-09-20 05:36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在2017年的广东省陆丰市,有一位捡垃圾的中年男子离奇失踪。男子名叫林少仁,报警的是他的家人。

  根据林家人的说法,林少仁平时吃完午饭,就会出门捡垃圾,地点就在家附近的垃圾场。

  警察调取了垃圾场附近的监控。那一天林少仁确实去了垃圾场。随后一辆白色面包车出现,面包车上的人同林少仁攀谈了几句,然后林少仁就跟着他们上了车。

  本以为是一起拐卖人口案件,但随着警方的调查深入,才发现一切并不是那么简单。

  2017年3月,广东省陆丰市公安局接到了一个报警。报警人称,他们的家人,一位名叫林少仁的中年男子出门后,就再也没回来。

  得知失踪的林少仁是一名男性,并且年纪已经40岁,陆丰警方想着会不会是临时有事没有回来。一般也只有失踪48小时后才能立案。但随后林家人又道出了一个让警察不得不特殊重视的事情。

  原来这个林少仁并不是正常人,他患有先天性唐氏综合征,最严重的一点表现就是智力低下,在农村,人们不讲究什么优生优育,一些陋习或者高龄生子都存在,导致农村里像林少仁这种情况非常多。

  农村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进行康复治疗,所以这些人大多没人看管,穿着邋遢,在村里四处游荡,一般傍晚的时候就会自行回家,或者由家人拖回去。林少仁也是其中一员。他每日就喜欢到垃圾场附近闲逛,捡捡垃圾,卖的钱就买烟抽。

  据林少仁的弟弟说,2017年3月1号下午的时候,林少仁在出门后,先来找的他,在他屋里坐了一会儿,就拎着蛇皮袋,说要出去捡瓶子了。

  但是早就过了晚上6点,林少仁却还没有回来,并且他们在报警前已经去垃圾场附近寻找过,也没有林少仁的影子。鉴于林少仁的特殊情况,家人害怕他会出什么意外,不敢耽搁,于是赶紧选择报了警。

  对于林少仁的情况,陆丰警方也重视了起来。根据林少仁弟弟以及家人的口供,可以初步确定,林少仁是在捡垃圾的时候出的事。于是陆丰警方迅速组织警力,先调取了垃圾场附近的监控。

  根据监控显示,那天林少仁确实同往常一样,来到了家附近的垃圾场,行动间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。

  警方一直盯着监控,生怕错过一丝异常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出现在警方的视线中。

  画面中,正在林少仁捡瓶子的时候,这辆车就开到了他的跟前,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子,男子和林少仁攀谈了两句,就抢过他手里的瓶子,扔到了面包车上。

  林少仁唐氏综合征的症状非常明显,眼距宽,眼裂小,舌头还会伸出口外。警察猜测,车上的人应该是和林少仁攀谈后,确认了林少仁智力有问题,所以想把他骗上车,才将林少仁捡的瓶子扔到车上。

  果不其然,瓶子被扔到车上之后,林少仁就像个小孩子一样,爬到车上拿瓶子,也就是趁着这个功夫,车上的人,把林少仁推了进去,然后关上了车门。驾驶着面包车载着林少仁扬长而去,消失在了监控里。

  画面到此,陆丰警方初步认为,这是一起诱拐案件。而嫌疑人,就锁定是白色面包车的驾驶员。

  警方开始着手调查面包车的情况,但是白色面包车在驶离之后就消失了踪迹,找不到后续的监控。对白色面包车的车主调查,也一度陷入了困境,找不到其他的线索,案件的调查进度不得不耽搁下来。

  但是陆丰的警方,从来没有放弃过案件的调查。在奔走查访之中,终于在2019年,案件有了眉目,警方追踪到了白色面包车的驾驶员,并对这起杀人案件的主犯黄松斌实施了抓捕。

  是的,没错,这是一起杀人案件。在林少仁失踪两年之后,警方从犯罪嫌疑人黄松斌的口中得知,林少仁早在2017年失踪的时候就已经死了。而林少仁死亡真相的背后,竟然牵扯出了一整条贩卖尸体的暗网。

  时间回到2017年,在林少仁失踪之前,广东省陆丰市的运尸人黄松斌,接到了一个电话,对方说要找他做一笔大生意,报酬有9万块。

  而联系黄松斌的,就是他在工作中有接触的,当地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刘长贵。买卖的内容也很简单,就是让黄松斌留意一下运送的尸体,有符合要求的,偷偷留下来,送到刘长贵指定的地点。

  作为一个运尸人,找一个尸体,不算什么大事,于是被金钱迷了眼的黄松斌,就答应了刘长贵的要求,表示自己愿意帮他寻找尸源。

  根据刘长贵的要求,要找的是一个身量不高的中年男子的尸体。但是黄松斌观察了很多天,要么没有符合要求的尸体,要么就是尸体有家人在旁边看着,根本不好做什么手脚。

  眼看和刘长贵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,9万块的生意要飞走了,黄松斌也坐不住了,他决定铤而走险赌一把。

  他将目光瞄准了陆丰市的流浪汉们,这些流浪汉无亲无故,消失一两个也没有人会注意。罪恶的主意一旦冒出来,就很难再控制住。

  为了方便作案,黄松斌将地点选在了人迹罕至的垃圾站。在那里,他曾经见过一个流浪汉,脑子似乎也有些问题,每天都会过来捡垃圾,身材年纪跟刘长贵的要求也差不多,正是绝佳的作案对象。

  而那个流浪汉,就是林少仁。打定主意之后,黄松斌就开着他的白色面包车,到垃圾场附近蹲守。直到下午,目标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。

  和他所料的一样,林少仁每天下午都会来这个垃圾场捡垃圾。他发动车子开到跟前,将林少仁叫了过来,也就是监控里警方看到的那一幕。

  在交谈的过程中,黄松斌更加确定,这个流浪汉智力有问题,这样的话,就更好下手了。黄松斌连哄带骗,半推半拉地成功将林少仁骗上了车。

  将林少仁带走之后,黄松斌就驾车到了10公里之外,在小卖部买了6瓶威力神白酒。在车上,黄松斌哄骗着林少仁将几瓶白酒喝下。

  尽管觉得白酒并不好喝,并且自己的身体也产生了异样,但是林少仁不具备分辨的能力,也很难拒绝黄松斌的威逼利诱,最终将黄松斌准备的几瓶白酒通通喝了下去。

  普通人喝几瓶白酒,尚且要醉得一塌糊涂。而从不喝酒的林少仁,几瓶白酒下肚,人直接晕了过去,任黄松斌怎么拍打都没有反应。

  这一晕,一时半会儿根本醒不过来。黄松斌赶紧联系刘长贵,问把尸体放在哪儿?

  刘长贵给黄松斌指了一个地点,让他直接把尸体放在那里就可以了,其余的事情不用问。而刘长贵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,他也只是个中间人,买尸体的另有其人。

  找到刘长贵的,是当地一个专门沟通三教九流的中间人,名字叫钱俊。只要是能挣钱的买卖,他都会去做。

  这次找到钱俊的,是陆丰市的一个富豪黄培坚的弟弟黄培清,他让钱俊找的,就是一个身材跟他哥哥差不多的尸体。

  偷窃倒卖尸体,本来就是违法的,但是黄培清给的报酬很丰厚,光定金就给了5万块钱。钱俊原来也是在一些灰色边缘游走的,只是一具尸体而已,只要钱给到位,总有家庭愿意的。

  这一合计,钱俊就同意了黄培清的委托,他首先找到了在殡仪馆工作的刘长贵,殡仪馆应该是尸体最多的地方,找到的概率最大。而且在殡仪馆工作的人,普遍工资不高,很好收买。

  果不其然,钱俊一联系刘长贵,刘长贵就同意了,但以难度太高为由,向钱俊索要了十几万的报酬。

  钱俊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应了,因为黄培清给他的报酬还要丰厚很多。但刘长贵毕竟只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,尸体运到他们那里后,都是要直接火化的,操作的空间很小。但是十几万在跟前又不能不挣,于是刘长贵才找到能够在一线接触到尸体的黄松斌。

  黄松斌挂断刘长贵的电话之后,直接将昏迷的林少仁装进了提前准备好的棺材里,并将棺材四周全部用长钉钉死。

  一切准备就绪后,就拖着装林少仁的棺材抵达了黄松斌说的地点,将棺材连人都放了下来。过了两天,富豪黄家出殡,死的就是黄培清的哥哥,富豪黄培坚。出殡的队伍到达黄松斌放置棺材的地点时,悄无声息地将两个棺材掉了包。

  送葬的队伍,抬着躺着林少仁的棺材渐渐远去。此时,林少仁在棺材里是死是活已经没有人可以知道了。

  这么一番折腾,花费了这么大一笔钱,就为了将林少仁的尸体和黄培坚的掉包?这么做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呢?装着林少仁的棺材,又会被送到那里呢?

  从黄培清到钱俊到刘长贵再到黄松斌,这一整条线下来,并且搭上了一个无辜人林少仁的性命,竟然只是为了黄培坚的一己私欲——不想火化。

  中国人传统观念里,有落叶归根的说法,火化这种情况,大部分人都不太能接受。以黄培坚的年纪,有这种想法再正常不过了。但是,为什么非要和林少仁调换尸体,才能避免火化呢?

  原来,当时陆丰市的殡葬政策正在改革,为了环保,土葬全部改为火葬。并且在政策施行的初期,审查得特别严格。饶是拥有万贯家产的富豪也逃不掉,并且因为家世,反而更受人瞩目。

  当时黄培坚已经得了肺癌,知道自己回天乏术了。他唯一担心的事,就是自己死后还要灰飞烟灭,这让他不能接受。他找到自己的弟弟黄培清,跟他说,自己临死前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土葬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黄家两兄弟的感情真的太好,还是黄家的财富让他们太过自信,连违法犯罪的事情都敢做。听到大哥说这句话,黄培清心里默默记下了,当场就开始为他寻摸起来。

  以黄家的家世,多少还是认识几个人的,几番寻找之下,就找到了专做这些灰色生意的钱俊。

  当时钱俊找到的尸体放在约定的地点之后,在黄培坚出殡时,就是黄培清带人过去掉的包,而被顶替拖走的林少仁,也代替黄培坚进了火葬场的焚化炉。

  黄培坚的尸体,黄培清则安排人送回了老家“入土为安”。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算错了一招,那就是看起来像个流浪汉的林少仁,其实是有家人的,并且在林少仁出事时就立刻报了警。

  换了真的流浪汉,这一起杀人偷尸的案件,可能真的就被这四个人掩盖过去了。四人被逮捕后,主犯黄松斌就因为故意杀人罪,被提出公诉。而黄培清、钱俊、刘长贵虽然没有参与杀人,但是买卖尸体也是违法的,也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。

  不知道当时进焚化炉的林少仁是什么情况,我们只能期盼他当时已经完全没了意识,否则活活烧死,那也太痛苦了。

  拥有金钱的人,并没有权利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死。为了区区几万块,害了一条无辜的人命,还可能让自己背上一辈子的牢狱之灾,实在太不值得了。

  土葬改为火葬,是一件利国利民,保护环境的好事。我们应该支持国家的政策。人的生命并不会因为躯体的存在形式而变得有意义。与其纠结死后是不是还有全尸,甚至要铤而走险,还不如生前多行善事,让自己的生命不留遗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