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大咖名流 >

渡江战役中14岁女孩一夜6渡长江送解放军毛主席赠名:马毛姐

2021-11-25 02:06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在古代,一个人如果对国家有过杰出贡献,他便有可能享受一种待遇,就是被皇帝赐一个名字,或者姓氏,这将是极大的荣耀。比如隋唐时期大名鼎鼎的徐懋功,就被唐高宗李渊赐姓李,他此后便叫李世勣,或者李勣;还有一个也很典型,就是朱温,他因平定黄巢起义军拯救唐朝有功,被唐僖宗赐名全忠。

  当然这只是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。意思是,如果一个人被国家最重要领导人赐(或者赠)一个名字,那么他一定是为国家做出过相当贡献的人,这无疑是一种极大的荣誉。本文的女主人公也是如此。在1949年,人民解放军的渡江战役中,有个14岁的小女孩,曾在一夜之间6次撑船横渡长江送战士们过江,立下大功,后来受到主席的赞扬,并赠送她一个名字叫马毛姐。那么她究竟有何感人事迹,竟让亲自赠名?

  她本来没有名字,因为穷,命贱,连个名字都不配有,这个在旧时的女子中是普遍存在的。她于1935年9月(至于9月的哪一天,不详)出生在安徽省无为县马家坝村,村子在长江边上,所以她家是个标准的渔民家庭。她自幼家贫,贫穷到哪种程度,恐怕都得想象。而且她兄弟姐妹达8人之多,这就更增加了其贫困度,以至于出生后父母连名字都懒得给她起。只因她在家排行老三,故乡人都叫她小三姐。三姐本来也挺好听的,比如广西那个唱山歌的高手就叫刘三姐。可这个三姐没有那么高贵,不能被冠以姓氏马,只是很随意地用小代替姓氏。这样听起来就比较怪异,甚至有点蔑称。

  小三姐家基本以打渔为生。没有干过这一行的也许会想,打渔还挺美,不用种地,到河里或者海里直接捞鱼上来,拿回家就能煮煮吃了,或者拿街上卖钱了。其实不然,打渔甚至比当农民种地更辛苦。当农民起码没有太大风险,打渔下海(河)都是要冒一定风险的,如果碰上大风浪,或者自己的船不够结实(这在渔民中是很正常的),就有可能葬身鱼腹,那时,就不是你吃鱼,而是鱼吃你了。况且,水里能不能弄到鱼,也是说不定的,运气不好,半天也弄不到一条。就像《天方夜谭》里讲的那个故事,老渔翁费了半天劲,不但没有捞出一条鱼,还捞出一个妖怪。

  后来,小三姐80多岁的时候,面对记者,还不胜唏嘘地说,小时候,她家的小渔船很破,经常捞不到大鱼,小鱼又卖不上钱,日子过不下去了,只有去讨饭。小三姐去讨饭时,有家人不给她饭,反而还放出恶狗咬她,以至于她的腿被狗咬个大口子,受伤很重,因为没钱治伤,结果腿上的肉都腐臭了!

  不过对于小三姐更不幸的是,因为家里养不起她,她小小年纪就给人当了童养媳。在婆家,她受尽了屈辱,不是挨骂就是挨打。有一次公婆打破了她的额头,留下了一个很深的疤痕,直到她86多岁的时候,额头上还有一个很明显的深坑。小三姐的女儿告诉记者,她妈小时候的日子,就跟《白毛女》中的喜儿家差不多。

  总算熬到1949年2月,人民解放军横扫长江以北的大部分地区,解放了无为县马家坝村,小三姐家的日子才终于有了盼头。

  江北广大地区解放后,人民军队下一步就是发动渡江战役,解放南方了。1949年春,小三姐家乡周围的各个村子里都驻扎着解放军的队伍。乡亲们知道解放军要渡过长江解放全中国了,一个个都很兴奋。小三姐那时才14岁,也跟大人们一起,对未来的美好生活充满期待。

  不光是兴奋,大家都知道,必须为解放军做点实事。那时无为县的老百姓都在为军队做着支前工作,他们修路架桥,挑米担柴,运送物资,准备船只,忙得不亦乐乎。小小年纪的小三姐也是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,想为解放军做点事情。

  当时解放大军最需要的就是船只,我军没有那么多储备,只有征集民船了。这天,小三姐看到一张征集民船的布告,动员群众们帮助人民军队过长江。于是她立即同大哥参加了动员会,并报名参加了支前活动。接着,他们兄妹还帮助解放军将一些之前沉到河底、池塘的船打捞起来,修复好,准备大军渡江时用。

  4月20日上午,解放军有关人员召集各村的水手开会,宣布军队要渡江了,让大家准备好,用各自的小船送战士们在夜间过江。想到自己也能为解放军渡江做贡献了,小三姐也是激情满怀。可是因为她年龄太小,开会的干部就不想让她去冒这样的风险。但她却认真地说:我不怕死,我从小就在江边长大,这里的江水我特别熟悉,我会撑船,会掌舵!

  但解放军将士还是不放心让小三姐参与渡江,再说,那么多支前群众呢,也不差她一个人。小三姐不服。

  1949年4月20日晚上,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、第三野战军,在西起湖口、东至靖江的千里战线上开始强渡长江,其中,在小三姐家乡的芜湖段,率先登船起渡。

  小三姐和他的大哥整装待发。那晚,大哥先跳到船上,小三姐也要上船时,被一个解放军军官拦住了,说你太小,就不要去了,深更半夜的。再说,敌人的子弹也不长眼睛,很危险的!小三姐一声不吭。

  大哥也没有说话,他此时已经在船尾准备掌舵摇桨,送战士们过江了。说时迟,那时快,就在小船刚刚驶离岸边的一瞬间,小三姐趁别人不注意,撑起竹篙,像一支利箭嗖地一声便跃上了大哥的木船!其身手之敏捷,意志之坚决,令久经沙场的战士们刮目相看!

  既然生米做成熟饭,也就由她去吧。再说此时,渡江战斗已经打响,箭已上弦,船只也根本来不及掉头了,就只有向前行驶了。

  小三姐对着大家灿烂一笑,便开始撑船了。因为她的大哥眼睛视力不太好,小三姐当时的作用非常大,她甚至是一手掌舵,一手划桨。他们这只船共载了30名战士,同其他三只船组成渡江突击队,在波涛汹汹之中,向长江南岸驶去。

  月黑风高夜,江面上,解放军的大小船只迅速地向对岸驰去。开始还好,比较顺利,但不久,对岸的敌人便发觉了,开始向江中开炮射击。于是,子弹在耳边呼啸,炮弹在船边炸响。此时,需要的不仅是勇气和胆识,还需要机智,需要毅力。

  令人吃惊的是,在此时的惊涛骇浪中,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,小三姐毫不畏惧,她有时甚至会站起身来划桨,同大哥配合,把船划得飞快!

  子弹真的是不长眼睛,不因小三姐是个小女孩就肯避开她。在划桨时的小三姐还是被子弹击穿了右臂。当时她穿着一件补丁摞补丁的破棉袄,鲜血从破棉袄里渗出,钻心地疼。但她只是简单包扎了一下,咬牙坚持着。当然战士们也帮着划桨,船桨是绝对不能停的。但是,战士们还得对付敌人,伺机向对岸射击,所以她和哥哥的划桨任务很重……

  战斗还是很激烈的。有的战士落水了,小三姐还帮忙打捞战士。当时的情景用惊心动魄来形容毫不为过。小三姐家的小船本来就比较单薄,哪经得住敌人炮火的打击?船帆和船帮很快就破了不少洞。但是,他们咬牙坚持着前进,前进!

  小三姐他们的这只船是解放军中第一批登陆的。因对地形很熟悉,上岸后,小三姐还和哥哥带领解放军炸毁了敌人的一个碉堡!然后,回头再接着到北岸运送第二批战士。

  芜湖段的江面有1500多米宽,小船划到对岸需要40多分钟。那个晚上,小三姐和大哥用那只破船硬是披荆斩浪,在江面上来回奔波,6次横渡长江,奋战了一夜,把三批解放军战士送到对岸,他们兄妹还帮忙救起多名落水战士。

  渡江战役后,小三姐被巢湖军分区支前司令部授予一等功臣和支前模范荣誉称号,她也是无为县数千名支前船工中年龄最小的。

  这次帮助解放军渡江,让小三姐成了远近闻名的小英雄。为此,她获得了极大的荣耀,甚至受到主席的接见。

  1951年国庆节前夕,小三姐收到了毛主席亲笔签名的邀请函。于是16岁的小三姐便怀着激动的心情前去北京,参加了那年的国庆大典。她在去北京的车上,一路都在激动地想象着见到毛主席的情景。毕竟,不是谁都能有这种机会的。

  在北京参加完国庆活动后,10月4日,小三姐还被主席接到家里。她感到受宠若惊,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吃饭时,毛主席还让小三姐讲当时参加渡江时的经历,还亲切地问她家在哪里,叫什么名字。当毛主席得知她还没有正式的名字时,就决定亲自给她取个名字。

  当时,毛主席见到小三姐穿的衣服太旧太单薄了,还让警卫员专门为她做了一套藏青呢子衣服,和一套花布单衣。毛主席还问马毛姐想不想留在北京读书,马毛姐婉拒了,她说:我家乡的领导已经为我安排好读书的事情了,我也想在家乡读书,将来为家乡的建设出力。

  临别时,毛主席还送给马毛姐一个精致的笔记本,并在扉页上题写了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八个大字。

  回到家乡后,马毛姐牢记主席的教诲,学习非常努力。然而遗憾的是,毛主席送给她的笔记本丢了。因为她舍不得用,一直把它锁在一个木箱子里珍藏着。可到1954年时,家乡遭到了一次水灾,马毛姐家的房子被大水冲坏,那只珍藏笔记本的木箱子丢失了。

  1957年,马毛姐从巢县速成中学毕业后,便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,先后进入合肥麻纺厂、针织厂、被服厂和制伞厂等工厂工作,并担任车间主任、工会主席等职。

  马毛姐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一直兢兢业业地工作,她默默无闻,从不提自己不寻常的往事。各级领导来看望她,也从不伸手要特殊待遇,一直廉洁自律。1985年,单位分房子,当时她有五个孩子,三代同堂,住房很紧张,按规定,她家本可再增加一套住房的。但单位分给她一套后,她又把原先的住房退给了单位,分给住房紧张的职工住,她绝不多吃多占。平常她也决不私用公车,她的家风很严。

  退休后,马毛姐也没有过清闲的日子,曾先后300多次走进校园,为同学们做义务宣传教育。

  2021年,6月29日,建党节前夕,中共中央授予86岁高龄的马毛姐七一勋章。马毛姐对得起这个荣誉称号!但她还是让女儿把这枚勋章送到渡江战役纪念馆,用来教育后人。马毛姐还被人称为共和国的小棉袄。她72年前参加渡江战役穿的那件被子弹打穿的补丁摞补丁的小棉袄,如今就珍藏在安徽省博物馆里,做为那段历史永远的见证。那件小棉袄虽破,却蕴含着无穷的力量,蕴含着这一个国家的极大潜力!